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 常德

疫情前线|一个隔离区护士的一天
时间:2020-02-02 来源:尚一网 作者:施霞丽 编辑:曾兰

   1月30日(农历正月初六),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伍成松、护师刘星、神经内科护士长施霞丽作为湘雅常德医院第二批援助医疗队被先后召往常德市二医院抗疫最前线。当日,施霞丽写下了这样一篇日记--------

 

 1月30日 星期四

   30日早上07:20,我匆忙跑出门,本来爸爸准备送我,我想着孩子还没醒,万一醒了家里没人肯定得哭,就自己一个人提了两个行李箱出门。 父母听说风险那么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太同意我去。后来是大哥打电话严肃批评了一顿,他们才不再强烈反对。我知道安抚无用,便和他们讲道理:你们既然不舍得我去前线,那你们告诉我该让谁去?谁家的父母舍得自己的孩子去冒险? 如今这个肺炎已经蔓延到了全国,大家出门都不敢,如果每个人家里都拦着,还有医护人员去治病救人吗? 他们于是停止了唠叨,却止不住眼里饱含的泪水…

    走到楼下,沙院长、冯主任、范主任、刘安娜护士长、刘星已经在等着了。 冯主任细细嘱咐了很多,由于我母亲的突然出现与唠叨,我从冯主任的表情看出来了一丝歉意。 其实我想对她说,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其实我该感谢医院信任我、给我机会。 这是一次考验, 却也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是一次人生的历练,在往后漫漫人生路上, 回忆起来也是会为自己自豪的一部分…… 沙院和范主任在车上叮咛了一路,尤其是沙院把他在非抗埃博拉的经验也一一传授给我们。 通过分析得出了病毒主要侵袭的应该是眼睛、口腔粘膜及呼吸道,对正常皮肤组织的感染率低的结论,让我们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对新冠状病毒的恐慌。

    此时我的心里已然平静,做好了迎战的准备,耳朵里听的是沙院和范主任的谆谆教诲,将眼睛望向远方。 天还没完全亮,但我看到了一轮火红的太阳正在升起… 我想,这不就是出征必会凯旋而归的吉兆吗?!

在医院和相关领导碰头会议后沙院他们把我和刘星送到了酒店,看了房间,表示还比较满意。

 这就是我们出征前的样子,没有化妆,没有美颜,带上的都是穿旧了不准备再带回去的衣服和一颗坚韧的心。

    在此还是要再次感谢医院和领导的关心和为改善我们工作条件所做出的努力。 在此还要感谢社会爱心人士给我们捐赠的牛奶、饼干和水果,在生活上还是能满足基本需求的,感恩! 第一天护士长给我排的是晚上23-3的班,小丫头刘星今天不上班,明天上15-19,非要提前把我送到医院。 我说可以一个人去,她说不放心我一个人走…… 我不禁想起沙院临走时和我说的话“霞丽,你是姐姐,要把队员们照顾好!”,有点汗颜……

社会爱心人士给我们捐赠的牛奶、饼干和水果

    我怀着忐忑的心提前一个小时到了科室,因为毕竟两年多了没有直接管病人。而且我以前的科室毕竟是专科ICU,我有点担心我的专业能力和这里是否有偏差。 当然,也担心防护服的穿脱细节做的不到位会导致感染。 在这里我遇到了我的小队员——杜谦,高高的个子,话不多,知道我们是一个医院一个队的也很淡定。他是在我们前面一批次来的,我不熟悉环境,于是便跟着他学,他穿什么我就穿什么(和培训的时候还是有些不一样,哈哈) 我于是明白了,穿全套防护服最核心的原则就是尽量不让自己的任何一寸皮肤暴露出来。

    我们每组是六名护士,一名主班在外面负责电脑医嘱处理和一些调度协调方面的事,一名质控护士在里面负责医嘱传达和配药、护理质控等,三名管床护士,一名消毒护士。 质控护士熊老师是二医院的,她对流程和电脑系统特别熟练,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能干而且性格也很好。我是管2床,可能也是怕我不适应,分给我的是重症监护室内最轻的一个患者,她是过年从武汉回来看公公婆婆,发病后在澧县确诊,再转至这里,交班的小哥哥对我说要叫她“孙老师”。

    周围的两例都是镇静插管上呼吸机的患者,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出了那两个病人,医护人员都是穿着防护服,不知道谁是谁,也没有表情,周围都是仪器报警和负压机器的响声,让她的精神状态也有点崩溃。 她对自己的病很是不能接受,哭到:“我上午还是好好的,怎么就得了这个病……武汉的家也是回不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的去,出去了别人知道我得了这个病也不敢和我接触……” 战友告诉我,她先生就隔离在我们医院的普通病房,她很想出去和先生在一起,心情很是急躁,未免影响病情,医生用了小剂量的右美托咪定镇静。 我接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对她进行了一番安慰,握着她的手轻声告诉她:我叫小施,是湘雅的护士,今天晚上我来守护您,您可以放心的睡,因为休息好了病才好的快……她情绪平静了一些,又打起精神问我湘雅在哪个地方?听完我回答后就闭上眼睛睡了。

    好几次她一翻身高流量呼吸湿化治疗仪的鼻端有点松脱,她自己还没来得及动我就帮她又弄好了,她看我一直看着她,应该是放心了,后面的几个小时里她睡得很安稳。所以第一天上班,我算是顺利通关。此刻,他们就是我们心中的天使。下班后最为复杂又不能有丝毫差错的便是脱掉身上的“保护套”。 我们出来的时候消毒班的护士就准备好了84消毒的喷雾器,会对准每个人喷洒,从头顶到脚底,从前胸到后背,每个小地方都不能放过……

    晚上将近零度的温度,喷洒上一身这样刺鼻的冰凉的水,着实是对人的体质的一大考验。 接下来就是每脱鞋套、护目镜、隔离衣、防护衣、帽子、口罩每个环节都得洗手、换手套… 整个过程得换六双手套,最后还得用喷雾器把雨靴再喷一遍,身上仅剩的短袖洗手衣也难免被喷湿了。如果说穿上衣服要二十到三十分钟,那脱下这套衣服可能得近四十分钟了。 穿着已湿透的短袖和凉拖鞋要穿过长约二三十米的、开着窗的走廊,我只能以从来没有过的短跑速度冲过,再在淋浴室外等候。 因为这里是二医院过去的旧手术室改造的,条件有限,只有一个水龙头,一个人进去洗,其他人就得等着。 洗完澡出来已是凌晨四点半……回到酒店,看到手机里满是亲友们的关心的信息,来不及一一回复,从头发到脚趾认真仔细再洗过一遍后便睡去了……次日,临近上班前,我在住处写下了入党申请书,这是一份有着特殊意义的入党申请书。 在此时此刻,我以纯洁而神圣的战士姿态向党组织靠拢,希望党组织接纳我!

    这就是前线的第一篇日记,有点啰嗦了,但是我还是想把经历过的这些事一一记录下来。以此纪录见证抗冠战役胜利所有医护人员的艰辛与不易。 也记录政府和组织给予所有医护人员和病患们的鼎力支持和关爱。呼吁所有的中国人,学会感恩,用爱和善良对待身边的人!

    湘雅常德医院神经内科

    施霞丽

    2020年1月30日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聚焦
常德
湖南
社会
娱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